+ -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

精彩小說網 www.jingcaiyuedu.com ,最快更新真香警告:不婚女神狂寵夫最新章節!

    慕楓眠想起素素的死狀,連洗澡都不敢了。

    她想換睡衣,卻也不敢到浴室里換睡衣,現在看到浴缸就害怕啊!

    許一諾大大咧咧地在坐到床上,仿佛他是這臥室的男主人似的。

    慕楓眠猶豫了一下,有些靦腆地對許一諾說:“你轉過身去,我要換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許一諾笑著說:“我只是個眠眠,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慕楓眠嘟起小嘴。

    許一諾聳聳肩,笑著背過身去。

    慕楓眠確定他沒有在偷看,這開始背過身去脫衣服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淺藍色的羊毛衣,里頭就是一件小內。

    她剛剛把毛衣脫掉,就敢打搜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傳來,帶著野獸般的氣息!

    她渾身一顫,都不敢回頭了!

    下一秒,嬌小玲瓏的身體就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抱住,后背被迫緊貼著男人那高大得像一堵墻似的身軀,神經立馬進入了一級警戒狀態。

    他像是吃炸藥似的,一頓粗暴狂肆的啃噬,動作饑渴得像是一頭餓了八輩子的野狼,將小白兔粉嫩的脖子吮吸得水澤潤滑,大手更是毫不客氣地伸進了她的小內中。

    她無力地抗拒著,一顆芳心卻是被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軟化了!

    許一諾乘勝追擊,把慕楓眠轉過來,按壓在他的胸口,彼此的臉貼得很近,呼吸交織著!

    她張開嘴想斥責他,卻被他以吻封唇。

    她無力地捶打,卻被他一口咬住耳垂。

    咬?咬誰不會!

    慕楓眠的胸口急促起伏,虛晃一招直勾拳,等他來抓時卻邪惡地俯頭咬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一聲不吭,更沒動彈,只是圈住她的小腰,許一諾任由她小狗似地啃咬。

    室內很靜,呼吸可聞。

    這讓她稍稍恢復了一些理智!

    好吧,她知道自己年輕貌美,聰明無敵,智慧勇敢,就連許一諾都對她動情了!她是不是該感到驕傲?。

    可是,他畢竟不是顧璟行啊!

    她的脊背僵硬著,一張俏臉扭曲得不行了,高聲質問:“理由?!千萬不要告訴我,你一直暗戀我?”

    許一諾冷眼掃著她,臉上沒有任何情緒,不怒不喜,淡然開口:“純屬身體需要,哪那么多廢話?!不過,我也知道你不會接受我,因為你愛他,對不對?你就暫時把我當成他的替身好了,我不介意!我要的不過就是片刻的溫存,不在乎天長地久,只在乎曾經擁有!”

    靠之……慕楓眠在心底里問候了一遍他全家!

    她的氣兒很不順地說:“那你也不問問我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許一諾居高臨下,那眼神兒里不世一可的狂傲,一句話說得極盡張揚:“雖然我們有四年的年齡差,但是我不排斥你,偷著美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,呵,真搞笑!你怎么不問問我呢?我排斥你,非常排斥!”慕楓眠說。

    許一諾目光一冷,猛地將她甩到床上,隨即惡狠狠地俯身壓下,死勁兒去啃她的唇,一門心思想讓她屈服。

    慕楓眠別開臉去,抬手就往他臉上招呼,但下一秒手腕就被鉗制住按壓在頭頂。

    他沉聲喝:“別鬧,我保證讓你滿意!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用強!阿璟哥哥是不會這樣對我的!”慕楓眠說。

    “哦!?”許一諾的眉目一跳,滾燙的火熱賁張狂肆,帶著隨時侵犯的威脅抵著她,目光和語句都火花四濺:“不喜歡軟的,那給你硬的?”

    慕楓眠絲毫不服軟地瞅著他。

    兩人的視線碰撞,一時間硝煙彌漫。

    “神經病!”慕楓眠痛得呲牙裂嘴,想掙脫偏他勁兒忒大,氣勢上瞬間就輸了幾分:“你十八歲了,長得帥耍流氓就不犯法?”

    許一諾冷哼一聲,板著臉,一板一眼的語氣里滲著極致冷酷:“別老把我當小孩,我也有男人的正常需求!”

    慕楓眠的長卷的睫毛微顫,想也沒想,張嘴就往他肩上咬。第八書庫

    可是,下巴被鉗住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抬腿兒就踢,腳踝又被抓住。

    斗不過!人家可是運動少年!

    她心里憋屈著,干瞪眼兒,肚子里的九曲十八彎腸子都想遍了,還是沒法兒接受自己被許一諾“調戲”的事實。

    這也太搞了!

    猛然間,許一諾縮回手,走到距離慕楓眠大約一米遠的地方,笑著說:“姐姐,剛跟你逗著玩哩!我睡了!太累了,我要睡十分鐘!”

    他把毛毯、枕頭、被子放在地板上,乖乖地躺上去,一分鐘之久就呼呼入睡。

    慕楓眠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是知道危機已經解除,于是就換上睡衣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夢里盡是鮮血,無頭男尸,施思詩的尸體,素素的尸體.....栩栩如生,歷歷在目!

    老管家的尸體趟就在她腳下,已經腐爛生蟲!

    還有居里昂想要掐死她的那一幕,也一再重現!

    一個蒙著面的男人把她綁在幽暗的地下室里,拿著尖利的刀子靠近,讓她又怕又恨。

    在夢境里,她無處可逃,拼命地跑,卻還是會被那個人抓回去。

    當她從噩夢中驚醒的時候,渾身都冷汗淋漓,久久回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她腦海里不斷地閃過那些記憶碎片,詭異的尸體,各種怪事,曇花一現的線索.....

    兇手是激情殺人還是蓄意已久?是一個人連環殺人還是多人分工?

    沒有更多的線索,慕楓眠心里的猜測卻越演越烈,隱隱快要沖破她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做噩夢了?”許一諾醒了,走過來,撥開了她肩上的長碎發,貌似漫不經心地問。

    慕楓眠心頭微驚,一時沒掩飾好自己的神情,被他全數看去了。

    大概幾秒后,她才回答:“沒事,我一點都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許一諾勾了勾嘴角,用骨節分明的手指,輕輕從慕楓眠的額上撫過,指尖粗糲,帶著薄薄的繭子,帶來一種近似于觸電的感覺,讓慕楓眠害怕得想要逃掉。

    “你雖然聰明,卻并不十分擅長說謊。”許一諾把指尖放到自己唇上,輕輕摩挲著:“額頭和身上的冷汗,還有你驚魂未定的狀態不會騙人。”

    月光洋洋灑灑地照下來,像是碎了一地的心。

    他的劍眉星目在月光的映照下仿佛是殺人的利器,讓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慕楓眠瞥了他一眼,重新睡了下去,還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頭。

    許一諾勾了勾唇角,眼神深邃難辨,說:“不怕,我會保護你的!”

    慕楓眠定了定神,坐在窗邊,跟許一諾討論案情。

    經過一個十分鐘的睡眠之后,她的頭腦清醒了許多。

    她問:“素素有沒有得罪過什么人?”

    許一諾回答:“外面我不知道,在島上這幾個人中,她得罪得最狠的就是施思詩了。不知道為什么,她就是看施思詩不順眼。”

    慕楓眠又問:“平時歐先生是在哪里寫的?書房嗎?”

    許一諾說:“應該是書房吧。他經常獨自一個人在書房,把門反鎖上,窗簾也放下來,不讓任何人打擾他。就連歐夫人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去跟他說話。”

    慕楓眠說:“那你有親眼看到他寫嗎?”

    許一諾搖頭。

    慕楓眠說:“我翻看過放在客廳書柜的那些,有幾本推理是歐先生這幾年的作品,我瀏覽過,確實很精彩,很有創意,布局精巧,手法獨特,結局出人意料!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慕楓眠說:“我看過放在客廳里的那些,有幾本推理是歐先生這幾年的作品,確實很精彩,很有創意,布局精巧,手法獨特,結局出人意料。但是,歐先生并不是這幾年才寫的。我在雜物房里找到了他的七年前出版的一本舊作品,寫得差勁透了,東拼西湊,毫無新意,一看就是文抄公!你看過沒有?”

    許一諾說:“那倒沒有,我不喜歡。照你這么分析,難道你懷疑他有一個”氣槍手’?”

    慕楓眠說:“是的。我懷疑那個”氣槍手’就是幫施思詩拍照的朱赤峰。朱赤峰才華橫溢,卻因為某種原因迫不得已地被囚禁在這里的一個地下室,被迫幫歐先生寫作,可能還遭受了某些背叛和虐待!而且,我懷疑第一位遇害者不是歐先生,而是朱赤峰。因為我觀察過那具無頭男尸的手指,膚色很均勻。如果是歐先生的話,那他常年戴著結婚戒指,又經常出海釣魚,經常在海灘旁邊享受陽光,手指應該是有戒指的痕跡才對,應該是有一圈膚色比較淡的痕跡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許一諾想了想,說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慕楓眠說:“如果是那樣的話,那兇手就很可能是歐先生了。但是我又覺得不會那么簡單。如果歐先生殺死自己的”氣槍手’,是為了殺人滅口的話。那么,他為什么要殺死其他人呢?難道也是因為他們是知情人?不至于吧?我覺得那些人知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他為什么要現在動手呢?還有,素素曾經說過,是他回來了!他回來報仇了!她口中的”他’,會不會就是朱赤峰呢?難道朱赤峰逃走了,現在又回來復仇了?”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@精彩小說網 . http://www.shjifeng.com.cn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尊龙现金娱人生就是 - 人生就是博尊龙 - 尊龙d88com人生就是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