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

精彩小說網 www.jingcaiyuedu.com ,最快更新跌落神壇后狂到沒邊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幾年前,風嚴華將元浩帝君困到了淵獄之內,如今不知所蹤,你身為淵獄的主人,定然知道元浩帝君在何處罷?我想要見他。”

    白淵的面色,在瞬間沉重了起來,他將木簪放在懷中,直視白瑾瑜的雙眸:“你問此事作甚?”

    “白淵,你莫嚇著她。”

    丁煦羽面色一冷,擋在了白瑾瑜的面前:“放心,他對元浩帝君沒有殺心。”

    元浩帝君曾同白淵有恩,白淵也是怕白瑾瑜是元浩帝君的仇家,才變了神色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莫非是要元浩帝君傳授武功的?他如今已經神志不清了,教導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白淵此刻沒有弄清白瑾瑜的來因,聲音變得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白瑾瑜望了丁煦羽一眼,見丁煦羽點了點頭,才同白淵說出了實情。

    “元浩帝君是我父親,我此番過來,便是想請他給我解毒的。”

    白瑾瑜說罷,見白淵雖是震驚,卻半信半疑,便又拿出了許多證據,白淵這才有九成信了白瑾瑜的話。

    他單手負后,長嘆了口氣:“可他如今真的神志不清,我也不確定……他能不能記得解毒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解不開也無事,他是我的生身父親,我想見見他。”

    白瑾瑜眸中含著一層水霧,面色有些發白,令人看了不由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帶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白淵深深望了白瑾瑜一眼,便朝前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流露出的是真情實感,倒不像是裝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信楚河,若這女子說的是假的,楚河總歸是會阻止的。

    幾人不知,在他們朝前走去時,空中掠過了一抹藍影,男子面色冰冷,便悄悄地跟在了他們身后。

    白淵帶著白瑾瑜一起,來到了一個宮殿之內,打開了宮殿的門,踏著向下的樓梯走了過去,宮殿的底下,便是整個生死地的最中心,也就是巖漿池所在之處,元浩帝君就在此處。

    即使白瑾瑜服用了藥,依舊覺得悶熱難忍,她只能不斷地運轉大周天,才能好上一些,只停下一刻,便是渾身難受,差點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丁煦羽覺察到白瑾瑜身體的異樣,握住了白瑾瑜的手腕,將內力傳輸了白瑾瑜的體內,那內力發涼,白瑾瑜這才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多年前,風嚴華給元浩帝君下了迷藥,再加上元浩帝君的妻子容玖過世,他一直沒能走出陰影,他便一直以為容玖在巖漿池旁……日日在巖漿池旁邊守著,也不言語,我給他服用了自己研制的解藥,也都沒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有時候他能正常的說上幾句話,有時候……他卻連自己的名字,都是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白淵苦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白瑾瑜聽著白淵的話,也有些心酸,她每往前走一步,便覺得距元浩近了一些,心中有些悵然,等他走到了巖漿池旁邊時,望著一個黑衣男子的背影,不知為何,白瑾瑜眸中竟淌下了兩滴淚來。

    此處石頭極多,地面被巖漿烤的發紅,看不見盡頭,巖漿池在最中心位置,直徑至少有千米,此處就算是沒有燃蠟燭,單是巖漿的亮度,都將此處映的亮如白晝,只是四周的一些,都有些暗紅罷了。

    男子身型修長,此刻正坐在巖漿池旁邊,聲音低沉,不時笑上一笑,神色黯淡,不知是在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白瑾瑜松開了丁煦羽的手,眸色發紅,一步步朝他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雖從未見過元浩,卻似是同他有心靈感應一般,心中波濤洶涌。

    元浩突然心中一陣酸脹,也覺察到了不對勁,他微微一怔,緩緩轉過了頭,正巧同白瑾瑜四目相視。

    男子雖三十多歲了,卻因內力深厚,并未顯得老態。

    他生的俊美逼人,同白瑾瑜有三分相似,眉眼卻同白夜更似,是個十足十的美男子,卻毫不顯得女子氣。

    他單是著了一身簡單的黑衣,便是這般絕色風姿,全盛時不知又是怎樣的奪魂,難怪容玖和容云一眼便看上了他。

    以前白家老太太總是在白夜面前,道白瑾瑜是野種,隨著年齡的增長,白瑾瑜和白夜的長相,沒有一處相似,白夜便更對此事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可是,事實的真相是……

    白瑾瑜長相隨了母親,白夜則隨了父親,他們兩人自是不像的。

    元浩雙眸原有些失神,他在看清白瑾瑜那張臉龐后,面色一變,忙站起了身子,不等白瑾瑜反應過來,他便將白瑾瑜緊抱在了懷中。

    “玖兒,是你嗎?玖兒,你終于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元浩的內力極強,力道又大,白瑾瑜被他抱的喘不過氣來,她伸出了手,將元浩朝一旁推了推。

    元浩也發覺自己抱的緊了,怕傷著‘容玖’,忙松開了白瑾瑜的腰,面容有點瘋癲。

    “玖兒,我在這兒等了你許多年了,你卻一直在巖漿對面站著,不肯見過,你如今終于肯出來見我了!怪我……全都怪我,怪我沒能保護好你們母女,原諒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瑾瑜望著面前的元浩,心酸的同時,還是紅著雙眸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真的瘋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白瑾瑜的聲音很輕很輕,帶著些顫音,卻讓元浩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朝著白瑾瑜望著,神色在一瞬間恢復了清明,很快卻又恢復了原狀。

    白瑾瑜站在原地,眸中落下了兩滴淚。

    白瑾瑜也是聽過元浩帝君的威名的,能稱帝稱君的一個人,如今怎的成了這樣?

    十幾年了,他還沉浸在母親過世的陰影中,未曾走出來嗎?

    丁煦羽來到了白瑾瑜身邊,握住了白瑾瑜的手,湊近白瑾瑜耳邊,低聲道:“丫頭,讓我試試。”qq

    “好,你小心著,莫驚著他了。”

    白瑾瑜點了點頭,丁煦羽便走到了元浩的身邊,白淵也朝前走了過來,站在了白瑾瑜身側,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丁煦羽給元浩把了脈后,低聲道:“他體內能夠制幻的迷藥,早就已經解開了,只是不愿意從當年的事中走出來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親是以為,當年我們三人都死了,這世間只剩下他一人,他才不愿意醒過來,面對現實嗎?”

    白瑾瑜苦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丁煦羽點了點頭:“應當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辦法讓元浩帝君知道,他的一雙兒女還在世,他或許就愿意醒來了。只是……如今只有你一人來了,元浩帝君的兒子,如今還不知所……”

    白淵話音未落,白夜便眸色清冷,朝著元浩的方向走了過來,他的步履沉穩,面色淡然,可細看之下,會發現白夜的眸底有些泛紅。

    白淵原想攔著他,見白夜和元浩生的這般相似,心中一動,便任由白夜朝元浩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夜直接從白瑾瑜身側走過,看都未看白瑾瑜一眼,直視元浩帝君的雙眸,一字一句道:“好歹也是帝君之尊,怎的連現實都不肯面對,你若再這樣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白夜冷嘲一聲,眸色微沉,低下了頭,將衣袖捋了起來,露出了手臂上的蓮花型胎記,用手輕輕一擦,上面的蓮花便消失不見了,化作了和白瑾瑜一樣的紅線。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上,就真的只余下你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白夜淡淡道。

    那一朵蓮花,并非是白夜的胎記,而是容玖為了壓制他體內的毒素,給他涂的一味藥罷了,如今過了這么多年,那藥也失效了,輕輕一撫,便褪了顏色。

    容玖當初原也要給白瑾瑜涂藥的,只是未曾來得及,她便撒手人寰了。

    此毒只有元浩能解,但必須在十歲以上的年齡才能解開,在十歲以下,只能用藥壓制。

    白夜身上的毒,要比白瑾瑜的更深一些,只差一寸,便蔓延至了心臟位置。

    白瑾瑜見狀,眉頭微蹙了起來。

    原來,白夜身上也是有毒在的,她還以為白夜是一個例外。

    元浩怔怔望著白夜手臂上那道紅線,伸出了手,輕輕握住了白夜的手握,薄唇蠕動了幾下,卻是什么話都未說出來。

    毒藥……

    元浩又抬起了眸,看了白瑾瑜一眼,他望著白瑾瑜的眉眼,久久沒能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直到白瑾瑜喚了他一聲父親,他那雙眼眸才逐漸發紅了起來,一點點變得清明了起來。

    毒藥,毒藥……

    世世代代,傳給子孫后代的毒藥,他的兒女,是他的兒女嗎……

    白瑾瑜見元浩似被喚起了記憶,便朝白夜使了一記眼神,想要白夜喚聲父親。

    白夜瞇起深邃的眸,一字一句道:“父親,再不解毒……便是再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在白夜說話的同時,紅線又朝他心臟的位置,蔓延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白夜雖用盡各種方法,去壓制毒素了,奈何他已經過了二十歲,毒素蔓延的速度,也增了好幾倍。

    白夜的那一句父親,令元浩怔了一怔,從他的眼睛中,流下了兩滴淚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你們是……”

    元浩的聲音沙啞,一時顫抖的厲害。

    白淵怔了一怔,心中一喜,忙道:“元浩帝君,你恢復了嗎?”

    元浩抬起雙眸,望了白淵一眼,眸底掠過了一抹微芒:“白淵……”

    元浩的聲音甚是溫柔好聽,清雅如水。

    白淵見元浩認得他了,眸色發紅,點了點頭:“是我,帝君,您醒來了便好!”

    元浩點了點頭,轉頭望向了白瑾瑜。

    他看著白瑾瑜那張臉龐,就連額頭的肌肉都在抽搐,眸色紅的厲害。

    玖兒……

    她和玖兒生的,竟有七八成相似,卻比玖兒要清冷了些。

    “父親,若是再敘舊下去……我這條命,怕是便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白夜的聲音中帶著些恭敬,語氣卻猶如惡魔一般,不似是一個好人。

    白瑾瑜怕元浩不知白夜是誰,便朝元浩走了過去,握緊了他的手,將他們兩人的身份,及過往的經歷,簡單的告訴了元浩,

    單憑白瑾瑜和白夜的相貌,及他們身上的毒,元浩都會信他們的話,知道他們并未說謊。

    元浩將白瑾瑜緊抱在了懷中,許久都未曾放開,眉宇間增了一絲欣慰,深吸了口氣:“活著便好,你們既還在這世間,父親便無憾了!至于你們身上的毒,我一直帶有解藥的。”

    元浩忙伸出了手,便朝懷中摸了過去,卻左右不見解藥。

    他眉頭一蹙,抬起了美眸,下意識朝白淵望了過去:“白淵,這些年來,是你一直照應的本座,本座懷中的松玉如意呢?”

    將特制的松玉如意碾碎服下,便可解毒。

    “松玉如意……你神志不清時,將其交給我了,要我將其碾碎入藥,說是要解什么毒,我還以為你是將其贈給我了,見此物難得,便用來制藥了。”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@精彩小說網 . http://www.shjifeng.com.cn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尊龙现金娱人生就是 - 人生就是博尊龙 - 尊龙d88com人生就是博